当前位置:
首页
> 以此判别这对夫妻是不是有假离婚或许 > 「拚经济」原本是新政府首要任务
实习收入削减4%
发布日期:2016-08-09 浏览次数: 作者:林璐 来源:本站

    曾记否?汨罗江畔,

    千年期盼,又怎及投江刹那芳华

    曾记否?镇江前线,

    花甲之年,苍天可鉴忧国之魂

    曾记否?草堂屋漏

    仰面长叹,诗圣忧民可著千秋

屈子殇

    秦军已南下,兵器碰撞的声音渐近。

    一袭白衣,没有束发,一头青丝随意飘散着。风吹动他的长发,在风中,划下无奈的弧线。他负手而立,如茕茕孑立的兰,出谷送香非不远,那能送到俗世间。他面朝江岸,直直地站立着,陷在自己的思绪间。

    他看着身后的国都,人们行色匆匆,他仰面叹息,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。从江畔坠落至江水中,如一朵空谷幽兰,凋零。

    秦军占领了楚国,这是屈原最不愿看到的,他没有看到。多少流离失所的百姓,手捧离骚遥问天,不解怒赴汨罗边。屈原那!精忠报国不夙愿!

    记得他曾说过,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,竹可黄而不毁其节,那么,屈子可亡而不变其心!

    宁赴湘流,葬于江水之间,安能以皓皓之白,而蒙世俗之尘埃乎!

    屈子离去,何人再领风骚?

    不忘历史,自此再无国殇!

辛老逝

     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。

    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。

    无法忘怀,他“马革裹尸当自誓,蛾眉伐性休重说”的勇敢坚毅,无法忘怀,他“要揽银川仙浪,洒水洗铜沙”的豪迈自信。

    可是,如辛弃疾这般豪迈而倔强的人物,又怎能在畏缩而圆滑,妒贤嫉能的官场上立足?只能“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!”

    醉里贪欢笑的生活,使他发出了“近来始觉古人书,信著全无是处”的喟叹。

    六十花甲,颐养天年之时,他任职于镇江前线,却再次被迫离职。无奈!“想当年、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。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”

    不甘!“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!开禧三年秋,当最后一片黄叶从枝头落下,无限不舍地在空中打旋而却终落下之时,他的生命,走到了尽头。眷恋回头,愁看直北是长安。”

    忘了,他是怎样些写下倚东风,一笑嫣然,转盼了花羞落的耳畔私语,只知他历尽沧桑,才,欲说还休。

诗圣亡

    雨夜,

    又是一个雨夜,

    又是一个令少陵野老心烦意乱的雨夜,

    床头屋漏,雨脚如麻,

    痛惜。痛心。痛苦。痛忧。

    那个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的年代,他曾立下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的远大抱负,曾发出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豪情壮志。只是,如今,国破山河在,看着烽火连三月,无奈,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

    看着身后破得称不上房子的地方,仰天长叹,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!

     这一夜,诗圣,你可是很冷?

    可是你说过的每一句话,都是那么那么的让人感到温暖。一句。就足够温暖到永远。

    落寞,苍凉,抬眼之处,尽是荒芜。

    弧线,水滢。

    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寒冬,潭岳间的一条小船上,弥留之际,回想这一生,遇李白,逢高适,放荡齐赵间,裘马颇清狂。应试,落第。献赋,投赠,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,残杯与冷炙,到处潜悲辛。安史之乱,潼关失守,四处飘泊。

    如今有缘未遂,死不瞑目,遗恨千古——

    那一刻,天堂沦陷

    那一刻,泪与洒落在湖面的残阳混合的水仙红,依旧,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 他们,颠沛流离,在他们最后最后的一季。早已为国,为民开到颓败。

     如同夏末的花朵,努力绽放,努力地留下一抹斑斓,努力在黄昏的晚风中开到荼蘼花事了。

     花落一季,我们记得你们!


责任编辑:bqgz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